Archive for the ‘My Concern’ Category

Articles

孩子問:誰還未覺醒

In My Appreciation,My Concern on 01/06/2014 by catherineyylam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為這黑與白這非與是 真與偽來做證
為這世代有未來 要及時擦亮眼睛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問我心再用我手 去為選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An excellent production.  Every part is just perfect. 

Please express your view on 622.

Advertisements

Articles

抗爭精神凝聚記念六四最大公約數

In My Concern,Uncategorized on 31/05/2014 by catherineyylam Tagged:

名作家阿城1988年給《九十年代》寫了篇文章,記念他剛去世的父親鍾惦棐。他父親原是共產黨文藝幹部,1957年奉命大鳴大放卻被打成右派,於是全家陷入賤民的生活22年之久。阿城在文章開頭寫1979年「春節之前的某日,回到父親家裏,……母親說,組織部來人了,準備在春節前把全國的右派平反的事落實,這當中有你父親,你怎麼看?」阿城寫道:「我只想到,鍾惦棐這三個字前將要沒有形容詞了,但是,我沒有這樣說,我知道這件事對母親是非常重要的。」他想起十八歲那年,父親對他說:咱們現在是朋友了,於是「在這個晚上,我想以一個朋友的立場,說出一個兒子的看法。我說:如果你今天欣喜若狂,那麼這三十年就白過了,作為一個人,你已經肯定了你自己,無須別人再來判斷。要是判斷的權力在別人手裏,今天肯定你,明天還可以否定你。」

因這篇文章,筆者對中共的「平反」這件事有了覺悟。平反在中國,是掌絕對權力者出於政治權衡的政策取態,對個別人的處境有幫助,但不表示權力的絕對化結構有改變。如果判斷對與錯的權力不是在人民手裏,那麼今天肯定的明天仍然可以否定。

阿城這段論述,也說明在長期的東方專制主義浸淫下,一個人必須擺脫依附權勢的意識,才能有自己的獨立意志。否則,對自己的判斷都會被掌權者操控。
「平反六四」的含義就是要求中共掌權者去判斷對錯,而不是由人民去判斷。

對六四的另一個意識形態誤導就是「愛國」。中共起家的宣傳主軸是「愛國」,說「只有社會主義可以救中國」。當社會主義破產後,仍抓緊愛國不放,並獨攬愛國解釋權。儘管許多人說愛國不等於愛黨。但實際上,今天講誰愛國誰不愛國,不就等於愛黨的同義詞嗎?

香港走不出民主的困境,除了中共要牢牢掌握權力不肯還政於民之外,也是由於香港人在「愛國」「平反六四」的錯誤引導下,沒有走出依附權力的意識怪圈。

但越來越多人醒來了,在中共國政經社的侵凌下,知道要愛港就不能愛國,知道要求中共國平反六四沒有意義。但並不等於對六四冷漠。無論對那一段日夜流淚的日子的記憶,從香港固有的核心價值去感受,為凸顯香港與大陸不同而記念,香港人放不下六四情結是很自然的事。然而這不等於我們永遠被依附權力的意識所綁架。

如果保不住香港本土利益和價值,香港根本不可能每年悼念六四。在香港不斷淪落的情境下,今年連大陸的掌權者都不敢提的「天安門沒有死人」「解放軍也有犧牲」這種鬼話,居然在香港也有團體公開提出來了。這根本就是在挑戰香港人的良知。如果我們還不力保香港,香港很可能會比大陸還要墮落,至少,大陸還沒有人說出愛港之聲這種混賬話吧。

儘管六四有不同的聲音和情懷,但仍然可以找到最大公約數,就是繼續揭露中共政權的殘暴,和八九民運的抗爭精神。

image昨天讀友Catherine Lam在留言中有概括的描述:大陸人民當日為了反貪腐,反官倒抗爭,卻落得流血鎮壓收場。25年來,政府腐敗更具規模和結構性,更肆無忌憚,一黨專政的形勢比當日惡劣得多。當年有150萬香港人不分左中右出來聲討,回歸後卻紛紛假裝看不到其獨裁殘暴本質,並擁抱這政權,藉口經濟發展,鼓吹融合,令香港淪落崩壞。這些年,不論香港或澳門,大舉不明的資金進出使經濟數據粉飾了社會的真正問題,施政不公、失誤,民生質素下降,民憤上升。只靠賭業的澳門,按世銀資料,人均GDP位列世界三甲,政府卻直趨專制獨裁,最近離補法案事件及其民憤爆發,已見一斑。

抗爭就在眼前。6.22公投,是全民向假普選說「不」的檢測。不要藉口說沒有溫和方案,於是不去投票。三個包含公提的方案,最能體現香港市民的政治權利。中共是否接受絕不應該在自主意識的香港人考慮之內。佔中運動現在又加了一個問題:「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否否決。」也就是說,你的一票將構成給議員的壓力,增加對他們「爭取不到,不如拉倒」的授權。

至於六四燭光,不要擔心「力量分散」。六四維園燭光如海的影像,固然是對中共的控訴,但若燭光在全城各區燃起,那豈非更有力的控訴?最重要的,還是要堅持獨立自主的抗爭精神。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531/18739191

Articles

不發表於Openrice 的食評 (Amended in blue)

In My Appreciation,My Article,My Concern on 29/04/2014 by catherineyylam

 

image

 

剛過去的星期日早上要到長沙灣,意外地早到了差不多一小時,便順理成章地找個地方食早餐,由於不熟路,當然要參考一下網上的食評推介,我選擇了在該區位列三甲的新華茶餐廳。

門口的招牌,吸引了我的,是該店的電話號碼「3-xxxxxx」,多麼的古典,店內光猛整潔,還有買少見少的閣樓呢!顧客如雲,伙計大叔從遠處高聲指示我坐唯一的空位,當我行到該卡位,坐對面的是一名老伯,雖然說不上衣衫襤縷,但我的內心的確湧現了點害怕和抗拒。當我坐下,他將他的杯碟移一移,好騰出空間給我,一個friendly gesture哩!一貫茶記的效率,很快我已可享用我的早餐了。全程我只管低頭吃著吃著,不敢看他,同時,我腦裡想起香港有不少有心人,長期義務服務露宿者或有需要的人的畫面,我了解自己的短處,自愧不能,對這些有心人因而心生進一步的佩服….

突然,我聽到幾聲嘗試將咳嗽壓下的聲音,努力一番後,老伯忍不住了,一面用手掩著,一面高聲咳了出來,長長的鼻水隨之不受控地直流到座位,好不狼狽,我掏出紙巾,帶點微笑遞給他,想著可能會被他拒絕,甚至責罵……老伯是用了一個非常禮貌和友善的方式接過紙巾,他那帶著感激的眼神,跟一張紙巾,完全不成比例。之後,我繼續低頭完成我的早餐,看看手錶,時間已差不多,老伯意會到我要離開了,向我點頭致意,我也著他慢慢吃,便離開座位了。

老伯的外表雖然不大整潔,但他的禮貌、友善和銘感,給了我小小的震撼,並將我當初的抗拒感都震掉了。

行到門口結帳,我向掌櫃表示想替老伯埋單。豈料掌櫃說:「阿伯有好多張單㗎喎,你埋邊張單呀!」邊說邊拿出阿伯那疊單給我看。

我答:「就埋今天那張吧。」

隨之掌櫃指示伙記結算老伯的帳項,那伙計邊行出來邊喊出數目,行到我身邊,還代阿伯說了聲「多謝」。由於太不足掛齒,伙計大叔的禮待,我反而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呢。

轉身取回找贖,好奇心驅使下,我問掌櫃:「為什麼你們那麼好人,讓阿伯記賬呢?」

掌櫃怔了一怔,淡然地說:「哦~老人家無記性,唔記得帶錢吖嘛!」

我對他的回答,不得不心生敬意。因為,1.現在還有店舖容許顧客賒帳。2.未有因此而不再招呼有關顧客,或作出差別對待。3.掌櫃的回答維護和尊重了老伯的尊嚴。這都是不可多得的,尤其是第三點。

雖然這不是新的社會現象或議題,但當時我的確覺得很感觸,我們這些為香港長年作出貢獻的老人家,為何三餐得不到有效保障?

vjmedia9 (2)反觀大陸新移民中,拒絕工作,騙取福利,得寸進尺,貪得無厭,認為「唔攞就笨」、「我有權攞㗎」、應份、甚至是香港社會欠他們的,多年以來,這些都不是少數或聲稱的個別事件。其實即使政府將資源分配到令老人家的三餐有一定保障,也不會令政府落實和造就大陸新移民享優待而有太大影響吧?!人口老化是早已預見的社會問題,政府不正視解決卻輸入貧窮,只是令社福負擔雪上加霜。

政府甚至寧願以巨額向國企購買昂貴卻劣質的東江水,將之掉到大海後還是要繼續購買;寧願斥資興建那堆無甚效益卻以百億千億計,又嚴重超支的「大白象工程」(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蓮塘口岸…..),也不去有效處理和改善老人家三餐,有關支出預算,相比起來,只屬滄海一粟而已。

納稅人的金錢,就是透過如此政府,往往向大陸傾斜而浪費了,還造成嚴重不公和價值扭曲。納稅人之所以交稅,是委託和透過政府去分配資源以解決社會問題,而不是製造更多社會問題。

更不堪的是,有見政府花費納稅人的資源,並不是用來切實解決現存問題,而是轉移責任,就如那個「築福香港」項目,早前在主流電子傳媒洗腦式的密集廣告: 「小人物咪小人物囉,小人物咪做小事囉」,表面好像鼓勵「知足」、「分享」、「主動助人」等美德,但看看整個社會的處境和來龍去脈,和想想訊息的預期客觀效果,不難令人質疑,是政府有意將解決社會問題的部分責任,反過來推給香港納稅人,並將之合理化,慷他人之慨。可是,為何納稅人交了稅給政府處理,還得再自掏腰包去彌補政府的不濟?發起這個項目的政府有否履行納稅人的託付,認真回應香港本土市民最基本的需要?為何一個政府可以如此不負責任和不做實事,還浪費公帑賣廣告去推銷這些「個體式慈善」來卸責,並進一步造成公帑用不得其所?這項目概念其實與「關愛基金」同出一轍,只是當日被認為是「揼富豪心口」,而轉為今日「揼小商戶小市民心口」,彷彿食髓知味,故技重施,但作為「堂堂」一個政權卻如此行,試問情何以堪?政府不是有責任在社會製造機會讓市民創造財富的嗎?為何現在是反其道而行?還有,我只知在我成長的舊日香港,不曾鼓勵「小人物咪小人物囉,小人物咪做小事囉」這樣犬儒和認輸的意識形態,卻是鼓勵我們要藉「Think Big」、「Strive for Excellence」、「跳出框框」等等想法,從而建立不要自限和妄自菲薄的觀念,其實這也是個人與社會得以推進的重要特質和因素。那廣告異常的、排山倒海式的播放率,客觀效果就是將「推卸責任」合理化,和灌輸植入「自我矮化」的意識形態。

由此可瞥,這個政府,跟大陸人的作風已逐漸走近,皆因我們香港人舊日所培養的優良品德和價值,往往會被大陸人所利用,甚至濫用來「搵著數,佔便宜」,之後連「一句多謝也沒有」,甚至乎還要踩你香港人一腳,將你矮化。更多相關例子,不勝枚舉。近日惹來熱話的Betty Wong 也是當中經典人辦。大陸人隨街沒公德沒衛生沒守法的風波,進一步證明政府這些年所稱的「包容」,實質意思是「包庇縱容」;「包容」也是政權要將不公合理化,並要遏止市民的反對聲音時,所採用的包裝措詞,現在竟已伸延並淪落到連不合法也要合理化,好讓大陸人犯法不用負責,如此這般享有特權之餘,還顛倒是非地來一腳壓你「香港人不文明」!可見大陸人責任免盡,特權享盡,「彩」要攞盡而把你香港人「矮化」盡,這可能就是所謂「中港融合」的實質意涵吧?!

在我推門離開新華茶餐廳的一刻,我只知道,我會給他們滿分,因為這茶記保留和承傳了舊日香港的美德和價值,毫不矯情又真摯的人情味令該店食物更出色好味,人與人互動的溫暖將美食帶來的個人飽暖感都比了下去,加添尊嚴和尊重帶出了進餐的快樂和享受,層次也因而提升並豐富了…..這些都不是憑什麼「築福香港」去堆砌,濫用和扭曲來達成的。新華茶餐廳更非甚麼「小人物」,他們足以令掌公權仗公帑的龐然政權相形見絀,窩囊盡顯。

 

(廣告時間丶~資料來自OPENRICE

新華茶餐廳

長沙灣青山道334號

Original version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29/70812

http://hktext.blogspot.hk/2014/04/openrice-make.html

Articles

單程證政策須改變 限領綜援天經地義

In My Appreciation,My Concern on 02/01/2014 by catherineyylam

 

終審法院裁定政府規定內地來港新移民須住滿七年成為永久性居民才可領綜援的政策違反基本法。到目前為止,政府的回應是不會就終院裁決尋求釋法,並會詳細評估其對公共財政的影響。財政司長曾俊華公開預言社會福利開支「無可避免一定會增加」。我認為政府這個「官司輸了便賠錢」的立場並不足夠,甚至可以說是未盡全責。

司法獨立不等於政府不可以因應法院的決定而修改政策。既然終院認為政府限制來港新移民領取綜援的政策違法(其實終院沒有推翻之前新移民居港須住滿一年才可領綜援的規定),政府應該考慮的解決辦法是只容許在一定時期內(例如七年)有經濟能力或獲財政擔保而可以毋須領綜援的內地人士來港定居。換句話說,法院認為我們「守尾門」違憲,我們便索性「守前門」。

這個「無錢莫進來」的建議涉及兩個原則性的問題。第一,這建議是否不人道、不道德、不符合普世價值等?第二,按照政府的一貫說法,單程證的審批權在中央手裏,所以政府無能為力、無事可做。容我在下面解說兩者的箇中謬論。

第一、單程證政策的主要目標是容許內地人與香港人家庭團聚。這個目標體現普世價值,毋須爭拗(雖然細節可以商榷)。不過,接受家庭移民的地方沒有國際公認的義務,在他們入境後即時或很短時間內(例如一年)便提供全面的社會福利。

任何政府的基本責任一定是先照顧好自己的國民、或公民、或永久性居民,而不能像一些慈悲為懷或弘揚博愛的宗教組織般,對新移民和原居民一視同仁、無分彼此。除了難民或非常特別的情況外,講人道、文明的西方國家在批准家庭移民時一般需要資產審查,或要求申請人提供財政擔保,並規定他們在一定時期內不可領取社會福利。現在不少從加拿大回流的香港人一定知道當地有這項規定。因此,在批准內地家庭移民來港前設定類似外國,例如加拿大的經濟條款完全合情合理。充滿愛同胞之心的港人(或內地人)可以成立慈善基金,為沒有經濟能力的家庭移民提供有時限的贊助或補貼。香港特區政府可以配合,玉成其事,但不應動用公帑。

第二,有關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基本法第22條是這樣寫的:「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條文內的「批准手續」沒有明確說明不可以全部或部分在香港辦理;條文也沒有排除香港特區政府可以參與其事,或提出意見。同一條文更規定中央就單程證人數徵求香港特區政府的意見後才確定。因此,要求中央同意就單程證的審批條件及程序徵求香港特區政府的意見應該有商量餘地,起碼不會違反基本法。再者,最近特首梁振英上京述職,總理李克強重申,凡是對香港有利的事,中央都會支持。單程證政策因為終院的裁決導致嚴重社會矛盾和增加特區的財政負擔,特區政府為此提出修改單程證審批政策的要求,中央不會不考慮吧!

因此,單程證審批權在中央,所以香港無能為力的說法只是懶人的藉口。讓我再說清楚:政府不需要從中央手裏取回最終的審批權力,只需要提出加入財政能力為其中一項批准規定,並容許香港參與這方面的審批工作。

政府向終院解釋單程證政策的其中一項目標是解決人口老化問題。為了配合這項目標,18歲以下的新移民不只不需要承受七年居港才可領綜援的規定,他們更毋須受一年居港的限制,即時可以領取綜援。其實靠單程證解決人口老化問題等於靠雙非兒童一樣,兩者都是先製造一大堆損害港人利益的問題,而政府卻完全沒有把握這批兒童在若干年後能夠成材。解決人口老化做成的經濟問題不是簡單地輸入年輕人口,而是應該針對性地輸入優才、專才,以及市場缺乏的人才。我建議政府正式宣布放棄以單程證解決人口老化問題這項政策目標。撇除了這個政策目標,政府更可明正言順地要求,未有能力供養自己的未成年新移民,須獲財政擔保毋須在七年內拿綜援,才有資格以單程證來香港定居。

我希望政府不要低估終院裁決的政治衝擊。終院判詞指居港七年才可領綜援的規定只能節省很少開支的說法,我懷疑是因為政府在官司中沒有做足功課,提供全面評估。財政司長在今年的財政預算中應該清楚列明終院決定對社會福利(包括綜援)開支的短、中、長期影響。政府經常說近年新移民的經濟情況有改善。但一般市民的印象是他們大多數依然屬低入息家庭,而他們領取綜援和其他福利的比例較本地人高。政府應該利用今次機會全面及誠實地計算新移民在終院判決下導致社會福利開支的增幅,千萬不要為了「政治需要」而低估數字。

單程證政策實施逾20年,期間內地經濟持續增長,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改善。家庭團聚(包括照顧長者)是否必須單向往香港移民值得重新考慮.另一個檢討課題是每日150個單程證數額可否逐步調低(1995年時是75個)。不過,當前急務是向中央爭取修改單程證政策,增設財政擔保規定,藉此減輕香港的財政負擔,並消除香港社會對內地新移民不滿增加而做成的嚴重矛盾。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句中國古訓不是教人歧視,而是解釋公平須有次第。希望政府向中央要求更改單程證政策,籍此體現港人優先的原則。再說一遍:不要低估終院裁決的政治衝擊。

 

http://forum.hkej.com/node/108812

 

Superb piece of article with strong and excellent arguments.

Articles

行騙長官把市民的憤怒推向暴力邊緣

In My Art,My Concern on 11/12/2013 by catherineyylam Tagged:

 

lufsig (2)時近歲晚,若要為2013年的香港選幾個潮語的話,可以毫無困難想到的就是:「一男子」、「三個字」和最新出現的「路姆西」。幾個潮語所代表的,正正是香港政治生活這一年來的重要變遷。
「一男子」的出處,是在獨拒發給「香港電視」免費牌照中,政府說是行會根據「一籃子因素」的決定,但行會成員若不是沒有回應就是含糊其辭,行會召集人林煥光說「行會成員只是顧問身份,最終決策由特首作出」,於是香港人就將「一籃子因素」戲稱為「一男子因素」,認為是特首梁振英個人的政治決定。
「一男子」的出現,意味着行騙長官已從行會的共同決策,變成他這個「一男子」的獨斷獨行。《基本法》關於「行政長官如不採納行政會議多數成員的意見,應將具體理由記錄在案」的規定也被束之高閣。而立法會在審議引用特權法調查發牌事件時,有建制派議員在中聯辦發功之下,竟然自稱違背良知而投反對票。於是行會和立會對特首的制衡也就全面破功。香港剩下可以與「一男子」抗衡的,只有力度也被大幅削弱的司法和媒體了。
「三個字」的出處,是今年10月,盛傳前民主黨中常委馮煒光接任新聞統籌專員。馮回答傳媒查詢時說:「我只能答三個字:不予置評。」訪問播出後,「三個字」成為社會笑柄。議員郭榮鏗在特首答問大會上,指免費電視發牌「三個字:黑箱作業」,立即引起哄堂大笑。其後,許多政圈中人都拿「三個字」取笑,連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市民反發牌遊行後出席電台節目,也說,對政府而言,「我只能講,『三個字』:不能漠視」。
倘說「三個字」只是馮煒光一時失言,或反映他連三與四都會數錯的無能的話,那麼,他在10月的訪問中自詡「白宮發言人」,就不僅是智力失調,而且是識淺言誇、自視超高到駭人聽聞的程度了。任命說出這種話的人,不僅是對新聞統籌專員這個職位的侮辱,也是對任命者自己的侮辱,其實是對香港和香港人的侮辱。對照馮煒光自公投以來一連串自閹言論,於是有人稱之為「自宮發言人」。
在社會一片嘲笑和諷罵聲中,稍顧念一下政府和特首自身的低民望,都不會任命這個「自宮發言人」了。但行騙長官似乎有意挑戰民意,竟我行我素。
「三個字」潮語的出現,意味着行騙長官已視民意民望如無物。董建華時代還想干預一些民調。梁振英已厚顏無恥到民意管他娘了。香港政治墮落到了一個新階段。
於是「路姆西」出現。全港瘋搶「路姆西」,使這個廣東話粗口諧音的「路姆西」成為香港反行騙長官和反政府的標記。有國際媒體說「路姆西」是港人以黑色幽默「苦中作樂」,反映社會對政府施政不滿,以及對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渴望。筆者認為更準確地說,是反映市民的無奈與無望。一般批評特首和政府的中產者,本是反感說髒話的,現在包括中產從政者和藝人都捲入全城瘋搶中,說明市民對香港政局的憤怒已到達「唔講粗口唔得」的地步了。梁振英所作所為激怒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丟「路姆西」隱示着社會接近暴力邊緣。
上周末的擲雞蛋風波,「中蛋」的曾俊華幽默輕鬆回應,反而梁振英則厲詞譴責,還說要依法追究。許多評論認為這顯示二人的修養風度。但擲蛋不能傷人,只在於侮辱。因此更重要的含意是,曾俊華知道擲蛋不是針對自己,只是誤中副車,所以輕鬆;梁振英知道是針對自己,所以強烈譴責,而且不要曾俊華回應,要自己回應。其後社民連也為此向曾俊華道歉。梁振英搶回應本身,證明擲蛋要羞辱他的目的已達到。
擲蛋不是暴力,前日黃毓民在立會說等着來的不是擲蛋而是擲汽油彈,也不涉暴力恐嚇,因為說到底這只是言論而不是緊接着有行動。但從「路姆西」、調理農務蘭花系等的出現,隨後的擲蛋,的確顯示行騙長官不斷挑戰市民的忍耐,正努力把市民的憤怒推向暴力邊緣。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211/18545926

 

Articles

全球報道狼與梁關係

In My Concern,My Fun Stuff on 11/12/2013 by catherineyylam

 全球報道狼與梁關係

【本報訊】香港人搶購路姆西的政治現象,變成國際新聞。遠至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時代》新聞網,近至台灣、新加坡,甚至路姆西「娘家」瑞典都有報道,報道不忘說明其內地譯名似粗口諧音、其狼身跟特首的關係、政黨一掟成名等「身世」。中大新聞系講師陳婉雯又在新聞網站《The Huffington Post》解釋熱潮本末。
BBC以「宜家狼公仔成香港抗爭象徵」(Ikea toy wolf becomes Hong Kong protest symbol)為題的報道(圖),昨晚更登上亞洲新聞首頁,報道更附有延伸閱讀連結,為7月初一篇說明梁振英如何不得民心的文章。

瑞典媒體列出梁醜聞
美國《時代》新聞網亦標明宜家玩具成反政府象徵,報道中無用上路姆西的照片,只有梁振英的照片。路姆西娘家瑞典的媒體《svt Nyheter》及《The Local》也有報道,後者極其仔細把梁的親共背景、低民望與僭建醜聞都一一列出。
台灣東森新聞台更報道中稱其為「社運神器」。新加坡《海峽時報》則引述法新社報道,事有湊巧,隨機出現的廣告竟見宜家蹤影。此外,美國新聞網站《The Huffington Post》有中大新聞系講師陳婉雯約800字的英文文章,細訴熱潮本末事出港人對民主政制的渴求,實屬苦中作樂,又將自身由路姆西而得到的「帶罪惡感的歡愉」(a guilty pleasure),來一場剖白。

Articles

李怡︰中南海風暴與香港政改

In My Art,My Concern on 07/12/2013 by catherineyylam Tagged:

manipulation2

在特區政府推出政改諮詢兩天後,媒體掀出周永康被扣查的中南海大風暴。我們能否看出這兩樁事的內在聯繫?
周案情節之複雜、詭異和驚心動魄的程度不在早前爆出的薄熙來案之下。兩案相連,更是任何精采的小說戲劇都無法想像的情節。習近平接班的背後,是一場令人揑一把汗的生死奪權鬥爭。
民主體制下,最高權力的轉移通過選舉,選舉過程儘管有種種互揭瘡疤互揚穢史的醜事,但那都是明爭,當選舉過後,一切就復歸平靜。在無民主的專權政治下,最高權力轉移靠的是暗鬥,而沒有一次權力轉移是和平的。在一個絕對權威的獨裁者統治下,社會或有幾年的穩定,即使如此,因選擇接班人,仍會不斷掀起風雲,所選接班人也都一一被提拔者親手打下去。毛澤東威權時代,有指定接班人劉少奇、林彪的相繼被鬥下馬或亡命;鄧小平威權時代,接班人胡耀邦、趙紫陽灰溜溜下台。毛晚年的四人幫事件,鄧晚年的倒胡鬥爭和六四風暴,都牽連整個社會的波動,人民賠上動盪生活和被鎮壓的命運,高層的鬥爭更是觸目驚心。
六四後,鄧小平指定江澤民當接班人,江在鄧的陰影下,像小媳婦似的戰戰兢兢,直到鄧離世。鄧死前指定高層的兩屆任期和年齡界線,並隔代指定胡錦濤是江澤民的接班人。即使如此,到了2002年中共十六大時,江澤民仍繼續擔任軍委主席,在鞏固太上皇權力之後兩年才交棒。
在胡錦濤任總書記的十年間,江胡之鬥不絕於耳。暗鬥的方式通常是拿對方的手下開刀。江澤民為遏制李鵬的北京幫權力,拿陳希同開刀;胡錦濤為遏制江澤民權力,拿上海幫的陳良宇開刀。在改革開放時代,所有罪名都是經濟犯罪和貪腐,因為任何一個高官都可以找到這樣的罪證,只在於要不要去整他。
這些中共高層的鬥爭,又與香港有甚麼關係呢?
你以為董建華的下台,真是因為香港五十萬人上街嗎?非也。中共絕不在意多少人上街。主要原因是董伯要在2005年的施政報告中啟動政改諮詢,被中央叫停。但更深層的原因,是胡錦濤藉董要政改這件事,向剛剛辭任軍委主席的江澤民顯示權威,把江舉薦的董建華拉下來,並奪取香港事務的話語權。為向胡報復,江澤民掌控的國安系統,2005年向被指為「能直通胡錦濤辦公室的核心人物」、社科院副主任陸建華開刀,並牽連到香港傳媒人程翔,最終程翔以間諜罪判5年徒刑,而陸建華則以洩漏國家機密罪判監二十年。
去年中共力挺梁振英上台,你以為真是因為他當時的民望高過唐英年嗎?如果講民望,到後來二人的民望都走低,建制派中曾鈺成民望最高,何以他最後關頭又被勸退呢?又有人說是董建華陪同習近平出訪美國時,向習力薦梁振英。後一情況當然有可能,但不是關鍵。關鍵是江澤民藉機向胡所定的人選挑戰,並讓當時掌管港澳政策的王儲習近平立威。
專權政治的高層權力鬥爭無休無止,永遠捉摸不定,在暴風眼中的人,也不知何時大禍臨頭,何時鴻福將至。而受命於高層的人,也常常會在高層纏鬥中被拿來開刀成為犧牲品。香港過去特首和特首候選人的當「選」和被棄,就是在這類鬥爭中被擺佈的。
特區政府推出的政改諮詢文件,指現行法例未有定出若選出特首不獲中央任命時如何處理,要求市民發表意見。中央不任命,可以想到的理由就是當選者不「愛國愛港」。為甚麼諮詢文件不列出這個可能不任命的標準呢?林鄭月娥說,愛國愛港已體現在《基本法》中,既如此,何以喬曉陽、李飛又強調這個《基本法》已體現的東西?用任憑中央自由心證的「愛國愛港」「守尾門」,和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提委會「整個機構」提名,都為了讓中央可以持續操控香港的特首人選。
如果香港不能爭取到真普選,如果香港實行的是中央可以繼續操控選舉結果的假普選,那麼香港就永遠不能跳出中共權力鬥爭的怪圈,也就是說,中共專權政治的永不休止的權力暗鬥,就會永無休止地以香港作犧牲品。
認清中共權力政治的本質,我們就知道,任何乞求中共明智地了解香港民意,去明智處理香港問題都是無濟於事的。唯一的途徑只能是香港人自主意識的覺醒。

source :   http://goo.gl/56hB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