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My Faith’ Category

Articles

不務正業

In My Concern,My Critical Thinking,My Faith on 07/05/2013 by catherineyylam

五月七日《明報》刋登了〈佔中激辯 牧師一撐一反〉之文。訪問了兩位牧師對佔領中環的看法。撐的是郭牧師,見〈支持佔中.「教會太依賴政府財團」〉而反的是吳牧師,見〈「教徒犯法應逐出教會」.反對佔中〉。郭牧師所持發動和支持佔領中環的出發點和主要理據是「關心社會公義」。而吳牧師則認為「教會首要任務是宣揚福音,推動社運是『不務正業』,因耶穌不認為任何抗命行動能『將天國帶來人間』」。下文將對吳牧師的論點,作出隨想和回應。

changing cloud 016a首先,「教會」這名詞,在基督教的語境中,是帶有歧義的。教會可指教派的信徒組織團體;或一幢以進行宗教活動的建築物;又或指每個接受了基督救恩的人,即基督徒。因此,吳牧師有必要釐清在其論點所指的是宗派團體,還是指基督徒,以免出現了混淆視聽的不良效果,令一些以個人身份考慮參加佔中的基督徒對號入座。

按《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不務正業」是指不做正經事,不致力於正當合宜的事情;其相似詞是吊兒郎當﹑好逸惡勞﹑游手好閒。那麼吳牧師是否意指「關心社會公義」是「不務正業」,是不正經,不合宜?退一步,同情地理解,吳牧師反對的可能只是方法,即以社運去推動和爭取普選。社運,即社會運動,是指凡不經政府以法令強制施行而純由民間部分人士,基於良知,協力提倡的社會改革行動。那麼,「純由民間部分人士,基於良知,協力提倡的社會改革行動」,又為何會是「不務正業」、不正經、不合宜的呢? 除非吳牧師否定良知的價值,又或否定社會改革的需要,總之維持穩定至上,那管社會有否公義或公義可有得昭彰;若然有此等想法,便本末倒置了,因公義必須是前提,它是合理、穩健制度的先缺條件和基礎。

嘗試梳理一下吳牧師的論據,一是「教會首要任務是宣揚福音」,二是「因耶穌不認為任何抗命行動能『將天國帶來人間』」,因而得出結論「推動社運是『不務正業』」。「教會首要任務是宣揚福音」此前提合乎事實嗎?讓我們參考兩段出自《聖經-新標點和合本》的經文: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他們」是指十一門徒。)

由此可見,世人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門徒不但要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宣揚福音)、也要給他們施洗、教訓他們遵守耶穌的吩咐。那麼,為何「宣揚福音」是首要任務,卻非「行公義」或其他?聖經哪裡說明「宣揚福音」比「行公義」首要?若然「教會首要任務是宣揚福音」只是港福堂作為一間機構、或註冊公司,或俱樂部,內部擬訂的規條則作別論,但請別將之視為基督教真理而要所有基督徒認同及遵守。

那麼理據二又如何?「因耶穌不認為任何抗命行動能『將天國帶來人間』」,對不起,我找不到從《聖經》那一處能得出「耶穌不認為任何抗命行動能『將天國帶來人間』」這訊息。可是,關於「天國」,《聖經》則有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有一天,若符合《聯合國人權公約》標準的普選落空了,非暴力佔中如計劃中發生了,參予者不反抗地被拘捕了,請問吳牧師,這段經文是否適用於參加了佔中的戴耀廷教授、陳建民教授、朱牧、郭牧身上呢?

因此,對兩個理據應存質疑。退十步,即使假設此兩前提為真,也難以得出「推動社運是『不務正業』」這結論及建立到因果關係。同情地理解,吳牧師所述的『正業』,是指「宣揚福音」,那麼,難道吳牧師可以肯定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連串討論中,不會有非信徒產生對宗教的疑問、反思和興趣,從而探討信仰嗎?基督教在傳福音中一向重視生活見證,戴教授、陳教授、朱牧、郭牧不就是盡力活出行公義的基督徒的見證嗎?「耶穌不認為任何抗命行動能『將天國帶來人間』」與否其實並非重點,重點乃是以公民抗命行動能爭取公義;就如指甲鉗是用於剪指甲而非鑽螺絲,這也是常識。

吳牧師更指出,若牧師或教徒犯法,教會應褫奪其會籍;並將之作為對佔中參加者的警告。其實,若然信徒發現自己所屬教會團體輕看公義、或混淆視聽、又或曲解聖經、甚至顛倒是非,及早退去會籍並轉到另一尊重並秉行公義的教會,此舉實屬合理亦甚為明智。而每一個基督徒只要真誠接受基督救恩,那管甚麼取消會籍,其實絲亳無損其基督徒和天國國民身份。再者,聖經亦有記載,耶穌是「罪人的朋友」《馬太福音》11 :19

吳牧師指出,「政治權利是寬鬆概念,權利程度及範圍因應不同社會及歷史而有別,並非如宗教信仰般是『絕對權利』,故不贊成宗教人士『煽動』社會透過違法去達成這『相對的訴求』。」撇開吳牧師那著色並主觀的字眼,如『煽動』;從客觀角度,他的論點是,政治權利是寬鬆概念,有不同權利程度及範圍,屬「相對」而非「絶對」的訴求,因此不贊成爭取達成。換句話說,即因其「相對的」性質而不贊成爭取。但吳牧師其後卻又主張「協助一個『相對地』公義的政府施政」。因此,按吳牧師的思路,便犯了雙重標準的謬誤;論民眾爭取政治權利時,就因其「相對的」性質而不贊成爭取,但「協助一個『相對地』公義的政府施政」就大舉支持;但為何不能調轉一下,「協助一個『相對地』公義的政府施政」時就不贊成,而論民眾爭取政治權利時,就因其「相對的」性質而大舉支持呢?吴牧師處事可有理性客觀原則呢?其實基督教的重要教義,如愛、公義、盼望、福分也是「寬鬆概念」,難道吴牧師也認為因其「相對的」性質而「不贊成爭取達成嗎」?

從吳牧師「批評佔中發起人未有評估運動的反面效果及失敗的可能」,並「質疑發起和附和佔中的人均未有認真計算過運動可帶來的反面後果」,又對佔中一方「關心社會公義」這論據不以為然,多少可反映吳牧師作決定的模式,是一個「結果論」的奉行者,即以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利益,來判斷是非,而忽略動機、意圖等各種因素。然而,跟「結果論」有所抵觸的就是「道義論」。「道義論」主張按道德原則而決定行動,考慮其意圖、動機,著眼於道德責任、義務、權利等。如果在資本主義社會,作為一個商人,行事為人取「結果論」而捨「道義論」,無可厚非。但若然作為一個牧師,取「結果論」而捨「道義論」,試問情何以堪?

吳牧師聲稱「自己本對政治無興趣,但若有人『片面地理解《聖經》』,他便有必要澄清。」很高興這說話是出自吳牧師的口中,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若然無興趣,勤「務正業」,也是好事,或可騰出多點時間研讀聖經,更深入理解「敬畏掌權的人」之上文下理及參考神學界有識之士所作的回應,定必更能造福人群,得主稱讚。

Advertisements

Articles

揀選生命

In My Appreciation,My Faith on 01/04/2013 by catherineyylam

 

【明報專訊】《申命記》中,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在曠野流徙四十年,走到盡處,腳踏迦南美地的入口,面朝無垠未知;他向同伴剖懷吐露,「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

揀選生命,不只是人生路上工作結婚買樓生仔等等的進退抉擇,而是要活一趟怎樣的人生;是否願意承受,存活於真實中,又豐盈又艱辛的重。

眼前矯健精靈的牧者李清詞,一生以來,揀選了生命。

接納他人 毋須條件

香港市民對基督教最鮮活的記憶,不外是一月份在政府總部的「愛家共融音樂會」,數千基督徒聚集天馬草坪,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諮詢。在香港,教會與同志恰如天敵,在平權議題上總鬥得你死我活;然而,教會並非鐵板一塊,明光之中亦有別樣色彩。月前,數個基督教團體發起「彩虹之約——共建同志友善教會」活動,藉以向同志發出大愛之聲,席間請來不少重量級牧者聲援,李清詞是其中一位。

貴為香港首位女牧師,曾任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副總幹事及英華女校副校長,李清詞在本地基督教會資歷極深,一向以敢言見稱。這次出面為同志發聲,亦不怕得罪教眾,向「反同志特權」的兄弟姊妹提出詰問,「你話你道德,但你有沒有實踐?你說不歧視,但如果有一個同性戀者說想要洗禮,你接不接受?如果你要他改過了再回來,你也是歧視他,這是講一套做一套。」反對同志的衛道者,總是手拈聖經以定他人的罪,然而李牧不認為聖經足以解釋世態,「聖經也有很多文化背景,有文化的限制。我重視的,是耶穌說什麼」。在她眼中,耶穌是個願意與性工作者和稅吏同席,體察接納他者的人,「我不會endorse,但我也不會說他們不對。我不是上帝,為何我們拿了上帝的權力去審判他們?上帝自會審判,用不着我們來審。在上帝跟前,人人平等,所以我們就是要接納他們;接納別人,不要那麼多條件。」

「今日我們就有很多法利賽人在教會裏,指手劃腳,耶穌最憎這些人。」說來,眉間有氣。

李清詞牧師--曾任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副總幹事(劉焌陶攝)

流離寄住 明白人子之痛

眼前剛滿八十的老者,說話直白率性,半點不矯情;暖白的髮理得整潔有神,窗邊的陽光透在她眼底,啡黑的瞳孔清澄發亮。在基督教保守的氛圍下,敢言的她可算異類,曾多次公開堅持悼念六四、聯署反對廿三條、批評教會內部的奢侈敗壞;勇武之氣令人肅然,然而李牧打趣說:「我不是勇敢,也不是我叻,我是恃老賣老!」剛正耿介的性子,自小育成。李清詞生長自四十年代,男尊女卑的大社會裏,她的父親卻把她捧在掌心寵惜。生於富貴之家,母親早逝,父親長年不待家,家事就由幾歲大的她打點,養成她的傲然自信。

那個時代,是炮火交錯、左中右昏亂陳雜的年頭。抗日戰爭,她舉家到廣州避難。突然一天,父親被抓入獄。原來李父是昔日汪精衛政府的官,日本戰敗,國民黨奪回政權,自是落難。她由千金小姐突變漢奸女兒,被烙上「偽學生」的標號;與弟妹離散,即便是父親留她的名貴古董也被抄走。頓失所有的她,幸得兩位老師收容。本是情分單薄的關係,兩女卻甘願無條件濟助,「所以我知道,不一定是基督徒才是好人」。

克難完成學業,一九六六年按立成為首位女牧師,後更出任副校長、教會總幹事。浮生大半,看似平步青雲,卻也從沒一個固定的家,永遠流離寄住,孑然一人。狐狸有穴,飛鳥有巢,人子卻無枕席之地,她明白人子之痛,生命裏無能述之以言的苦,「我知道痛苦,我知道當孤兒是怎樣的,父親坐牢兒女是怎樣的,沒錢是怎樣的。理論可以學得到,生命的事,學不了。」

孑然意志 踏足貧瘠戰地

她生中,有四年,刻骨難忘。在一九七七年,她答應出任世界傳道會宣教教育幹事,巡行二十二國工作。當時她貴為英華女校副校長,位高權重,意外被傳道會看中,力邀她加入。她一邊仰慕傳道會的平等公義等革新概念,一邊顧念在英華的優裕穩定,心神掙扎難定,「我自己列寫了一張清單,左邊寫了去的好處,有五六項;右邊寫了不去的理由,有十幾廿項!」最後她決定面朝荊棘路,捨棄一切,委身遠行。臨行前,她更囑英華不需要為她留着職位,並把所有家當拍賣,全捐母校;走的時候只有身軀,意志,與信仰,「神總有辦法」。

她觸及之地,不是戰火殃城,就是貧瘠窘迫。長期宵禁的東北印度、種族敵對分明的南非、被游擊隊佔領的北愛爾蘭、隔絕的南太平洋孤島,一片片荒蕪之地,重新拼湊她的世界。她曾到一個南太平洋島嶼,只能以獨木舟到達,「土人坐一邊,我坐一邊,職員給我一個膠袋,叫我把相機護照放進去,萬一隻船翻了,可以撈回膠袋。」不諳泳術的她,就這樣迎向大水。旅途上,她爬過北愛爾蘭威爾斯區的礦洞,在黑不見五指的洞底傾聽老礦工絕望的呼號:在勞資的對峙中,教會總站在資方一邊,在「維持繁榮穩定」的口號下,無視工人身上被長久剝削的疤;她走過印度的貧民窟,仰頭看過乞丐身後的雄偉高樓,見證過極致的貧富懸殊下,生命的被貶值;她到過戰亂中的津巴布韋,聽到過黑人青年甘願在彈雨之下,留守國家的誓言,「那是神學也教不到的,是生命的歷練」。

「我不是信基督教,我是信基督」

李清詞銘記着一個時代。那是醒覺年代,教會賢人輩出,主張走向世界,不能關上門。一九六三年,John A.T. Robinson寫下Honest to God,批判傳統基督教教義,呼籲人們要對神忠實;教會瀰漫一片更新氣息,信徒刻痛反思神與人的關係、己身信仰的核心,「你不是信衪的行事,it’s not his doing, it’s his being。祂是代表了神,有神的本性」,「我不是信基督教,我是信基督。基督教是教義,由教會定下,有歷史原因,有些對有些錯,都是次要,最重要是我跟神的關係。」

時代轉臉,今天的教會,忠實成了口號,神的殿成為權力必爭之地。不論性沉溺的失敗者,還是詐騙財色的神棍,更甚是一區之長的特首、官員和議員,也要與神對話,一洗罪孽,向大眾彰顯當好人的福樂。對這些「更新」,李牧說,「讀聖賢書也可以做好人的,基督教不是找好人,基督教是找一些真正悔改的人。信教就變了好人?變了好人是結果,不是目的,做好人不需要信教。生命的改變,不是行為上的改變,是整個態度和方向、是質素、是心的改變。」

八十年代自外地歸來,她執掌教區高位,看盡教會惡習,她痛恨教眾強行對非教友傳教,把人硬拉「入會」,「既然我們的神是這麼偉大,你信就信,不信就罷,與我無關,這是神跟你的事,不用我在中間拉人,難道我在做生意嗎?」除了對外的橫蠻,還有內部的敗壞。神的聖殿內,是非猜忌、阿諛奉承,結黨排擠,白熱的權力鬥爭,無日無之,她為此震驚,慨嘆「未著袈裟嫌多事,著上袈裟事更多」。在最孤立無援的日子,剛強如她亦淚沾衣襟,「上帝你為何不出聲?為何默默無語?我也有問過的。你發夢都想不到,教會不是說不愛權威嗎?不是說不愛地位嗎?得個講字!」說着,一臉鬱結的怒。

做人良心 最緊要真

醒覺年代已逝,教會不再是讓世人仰仗的無沾的岸;教會展露人前的,不再是單純神聖,卻是對權位的爭奪,對財富的貪慕,對安逸的戀棧,還有對不公義最響亮的沉默。一向敢言的李清詞,自是體諒會堂牧師左右做人難的難堪;不是怕被陷害,而是怕教會分裂,「因此左又不說,右又不說,什麼都不說,只是依書直說,講聖經。」教會愈趨保守,愈發內向,只為保住自己的機構,「平平安安過日子,開吓會就算,對社會沒甚影響,自己圍威喂」,「對任何不公義的事,你知道,都不敢發聲。」

發聲的,便要受千夫所指。天主教退休樞機陳日君勇於介入社會,力數不公義之事,卻令許多信徒心有不滿,在教會內廣受批評。雖然門派不同,李牧亦遙遙相挺﹕「我好鍾意他呀!個個都不說話,世界怎麼會好?最重要對得住良心。不是故意攻擊,而是真切的這樣想。」坦言跟他「手也未握過」,但牧者間有種同源共生的執著,「敢言,不是故意去敢言,而是真切的覺得,那種真,是很可貴的。做人做得不真,你不要做人了,是傀儡來的!我們不是求人喜愛,我們不需要討好人,討好自己的良心就行了。做人,最重要是真。」

「政治是人人的事」

教裏教外,亦有論者批評,宗教不要干預政治,李牧立即應道:「這是錯的。政治是人人的事,我們不關心人人的事嗎?怎可以不關心?政治就是關心人的事,我們不可以閉上眼、側着耳,不理它的。我們不是搞政治,我們是認識政治。」涉足政治,源於對人的惻隱與關顧,不願旁觀他人之痛。

「最失敗的,是教會的宗教教育,從頭到尾都沒有教信徒往這一方面去想,神的公義,神的正直,神的真理,沒向這些方面想,只是圍威喂,happy hour一樣,(禮儀結束後)就這樣『平平安安的去吧!』」教會,漸漸只剩下甜蜜的團契,信徒就在這個粉色世界中安逸過生活,不理真正的天父世界上,那無涯的苦難,「你是神的子女,必須行神的意思,神的意思不是唱唱歌這般簡單,神是要公義的。我們所相信的神,是公平、公正、公義的,但我們的行為、做法、活動,有多少是跟公平公義有關係的?」

真正的生命:為公義而行

年過八十的她,一樣關注時事,對李旺陽、劉曉波、劉霞的遭遇,深切憤慨,「好離譜,是我們中國、偉大的祖國才做得出這種事。」在悖逆的世道下,默默無語的人多,挺身奔走的人少,李牧笑言,「多幾個黃之鋒,香港就有希望!起碼他肯思考,不一定句句都正確,但是他肯站出來,有勇氣」。

「有些人說,不知道如何選擇,其實不然。善與惡,不會不懂。你不是不知道,你只是裝作不知。你問心吧,一定知道的。」知而不為,實是因為恐懼,怕受迫害,「事實上很多好人都痛苦一生,一樣要掙扎,一樣被拉去坐牢,一樣被處決,上帝不是這樣保護我們。」李牧說話毫不留情,直白坦言,為公義而行的人未必得到上天眷顧,「不一定快樂,不一定平安,但是他/她活着的,是一個真正的生命,一個很有意思的生命。當你看到這一點,你就很快樂。」

李清詞牧師

曾任中華基督教會

香港區會副總幹事

文 阿離

圖 劉焌陶

編輯 蔡曉彤

sundayworkshop@mingpao.com

fb﹕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644189_349161051852331_899050279_n

這些年,我為仍遇到多一個有風骨、像耶穌的牧者而感激和感動,一面看,眼淚就不停流………..

Articles

無神者的宗教

In My Appreciation,My Concern,My Faith on 31/03/2013 by catherineyylam Tagged:

復活節,想到法國十九世紀作家巴爾扎克說過的一段話:
「宗教的基礎是人的一種先天感情。一個無神者的社會,很快就會造出一種宗教來。」

在巴爾扎克(Balzac, H. de,1799-1850)的時代,世上還沒有出現過一個無神者的社會。其後,馬克思以無神論作基礎建立共產主義學說,在巴爾扎克去世約70年後俄國建立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接着在整個20世紀許多以無神論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興起又衰落。這些國家雖號稱以無神論立國,實際上卻如巴爾扎克預言的「造出一種宗教來」:有比較教團更嚴密的組織,有視為「聖經」的經典教條,有視領袖為神的個人崇拜,甚至有類似宗教的儀式。可以說,作為宗教的元素:組織、教義、儀式和偶像崇拜,都有了。回過頭來看巴爾扎克這句話,他先見之明地看到一個無神者的社會也會造一種宗教出來。因為,他體會到人類信仰宗教是基於一種先天的感情。

任何人的一生都要面對許多不可知的未來,尤其是知道必會來到又不知何時來到的死亡,而死後是什麼境況也不可知。這種未知狀態和人生無常使人感到冥冥中有對人世的主宰,這就使人自然產生對神明的信仰與崇敬。此外,人們選擇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就會啟動善心和良知,去對抗充滿罪惡的世界的誘惑。


每個已知的文化中都包含了或多或少的宗教信仰。沒有宗教信仰的社會,在追求的理想破滅之後,宗教力量會開始復興和受越來越多人崇敬。社會若不能從宗教中重拾信仰,就會淪落到人們極度自私、不顧他人死活的人欲橫流的狀態,這是國家民族的最大不幸。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art/20130331/18212108

Articles

Get hooked

In My Faith,My Favourite Quotes,My Long Run on 21/01/2013 by catherineyylam

 

A runner of any caliber almost never outlives the need to run.

Once you get hooked – once the day comes when you suffer more by not running – you are stuck with it.

Your daily runs become your solace and refuge, the place you reflect, heal, and pray.

Alberto Salazar, “14 Minutes”.

image
 foto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283932467976&set=a.73446537975.74592.65604112975&type=1&theater#!/photo.php?fbid=10151356629059683&set=pb.6261664682.-2207520000.1359354051&type=3&theater

Articles

Hong Kong people need social justice

In My Faith on 12/09/2012 by catherineyylam

 
DSC08399
 
Give the King Your Justice
Of Solomon.

1 Give the king your justice, O God,
and your righteousness to the royal son!
2 May he judge your people with righteousness,
and your poor with justice!
3 Let the mountains bear prosperity for the people,
and the hills, in righteousness!
4 May he defend the cause of the poor of the people,
give deliverance to the children of the needy,
and crush the oppressor!

5 May they fear you while the sun endures,
and as long as the moon, throughout all generations!
6 May he be like rain that falls on the mown grass,
like showers that water the earth!
7 In his days may the righteous flourish,
and peace abound, till the moon be no more!

Articles

數碼電台節目「恩典時刻」六月一日啟播

In My Appreciation,My Concern,My Faith on 27/05/2012 by catherineyylam

 

由恩雨之聲、視博恩及時代論壇合作,六月份起於數碼廣播電台啟播的全新電台節目「恩典時刻」,簽約儀式已於今日在數碼港舉行。儀式開始時,由陳恩明牧師領禱。參與簽約儀式的包括香港數碼廣播常務董事何國輝,恩雨之聲董事及執行委員會主席楊梵城博士、視博恩中國區域總監馬建基先生、時代論壇董事會主席鄧紹光博士。三個基督教傳播機構的負責同工二十多人亦有出席,同頌主恩,包括恩雨之聲執行總監朱佑兒、視博恩監製林浩然、時代論壇社長李錦洪。「恩典時刻」將於六月一日起,逢星期一至五晚上八時至十時於數碼廣播大家台(DBC2台)啟播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465576586790900.125084.189061147775780&type=1

donthink
   

宗教自由和思想自由,其實也需要捍衛的;尤其在土共的專權在香港日漸擴大下,其擅於洗腦愚民作思想控制的行動已逐步多方位進行:國民教育科和文化局增設的爭議、言論空間已日被收窄、新聞媒體已被河蟹以致立場不再中肯、採訪報導方式已被指導及規限,市民知情權因而大大被剝削。建制更常運用偽理據混淆視聽,專權主導視誠信如無物,存心誤導甚至欺騙群眾,蒙混過關之實例更多不勝數…….
慶幸DBC在這時勢下爭取了一個平台空間,敢於跟建制持不同立場並能暢所欲言外,更在不同領域拓展更廣更多元空間,使大眾仍擁有選擇的自由和可能,有權收聽或不收聽,思考或不思考,信或者不信,其實這都是要珍惜和深思的。

不然,假以時日,群眾都成為名乎其實的「思歪」:

“GOOD CITIIZENS DON’T THINK.

Thinking leads to reasoning.

Reasoning leads to right & wrong.

Wrong leads to revolt.

Revolt leads to bad citizens. “

pic source : http://www.propagandatimes.com/political.php

   

Articles

Gain through loss

In My Faith,My Favourite Quotes,My Herbs on 22/05/2012 by catherineyylam

 

人生有得就有失,得就是失,失就是得,所以人生最高的境界應該是無得無失。但人們都是患得患失,未得患得,既得患失。明智的做法是要學會捨得。捨得是一種境界,大棄大得,小棄小得,不棄不得。

「捨得」二字,在我國的語言中有著豐富的內涵。佛學認為,捨就是得,得就是捨,如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樣;道家認為,捨就是無為,得就是有為,所謂「無為而無不為」;儒家看來,捨惡以得仁,捨欲而得聖;現代人眼裡,「捨」就是付出、是貢獻、是投入,「得」是成果、是產出、是認同。所以,「捨得」,就是一種哲學思想的體現,也是人生必然面對的一項選擇。希望大家在面臨「捨與得」的時候,能夠瞭解「捨得」的內涵,認真把握「捨得」的尺度,「捨得」之間,感悟智慧人生。

有這麼一句話:「一個人的快樂,並不是他擁有的,而是他計較的少。多是負擔,是另一種失去。少非不足,是另一種有餘。捨棄也不一定是失,而是另一種更寬闊的擁有。」可見,得而有所捨才是人類智慧之心。

蛇是在蛻皮中長大的,金是在砂礫中淘出的,人類更是如此。從古至今,有無以數計的著名人物,取得了流芳千古的豐功偉業。縱觀他們的成功,無不得益於對「捨得」二字的把握和領悟。「捨得」之間,諳透人生真諦,成就智慧人生。李時珍一生行醫濟世,救死扶傷,歷經27年艱辛,終於成就醫學巨著《本草綱目》,可謂之,捨安逸,得安康;陶淵明不滿仕途,隱身山林,盡享「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樂,可謂之,捨名利,得自在;司馬遷博覽群書,負重殘奇辱,成就「史家絕唱」,可謂之,捨痛恥,得絕唱;勾踐臥薪嚐膽,捨榮辱,得江山;諸葛亮死而後已,捨私利,得英名。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捨得既是一種生活的哲學,更是一種做人與處世的藝術。捨與得就如水與火、天與地、陰與陽一樣,是既對立又統一的矛盾體,相生相剋,相輔相成,存於天地,存於人生,存於心間,存於微妙的細節,概括了萬物運行的所有機理。萬事萬物均在捨得之中,達到和諧,達到統一。要得便須捨,有捨才有得。

作為凡夫俗子的我們,有著太多的欲望,對金錢,對名利,對情感。這沒什麼不好,欲望本來就是人的本性,也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一種重要力量。但是,欲望又是一頭難以駕馭的猛獸,它常常使我們對人生的捨與得難以把握,不是不及,便是過之,於是便產生了太多的悲劇。因此,我們只要真正把握了捨與得的機理和尺度,便等於把握了人生的鑰匙、成功的門環。要知道,百年的人生,也不過就是一捨一得的重複。

人生一世,面對無限的誘惑與磨難,往往不得不在「捨得」面前徘徊徬徨。誘惑如同美景,如果貪多求全,終將一無所獲,不如抽身而出,捨舉目之求,存美景於胸,放眼天下,頓覺豁然開朗;灑脫闊步,捨方寸之惑,踏險灘於足下,行走四方,定能感覺海闊天空。如果捨不了原有的崗位,也就不會得到新的工作平台;如果捨不了放棄,也許擁有就是沉重的包袱。明辨「捨得」之變,就能領略「捨得」之奧,使得心境平和通達,把有限的生命融入無限的大智慧中,在有限的時間內做最有效的事情,可以觀古今於須臾,扶四海於一瞬,成就一番偉業!

捨得,是一種精神;捨得,是一種領悟;捨得,是一種成熟;捨得,更是一種智慧,一種人生的境界。由此可見,「捨得」,是生活中一種必然的選擇,也是隨心而生的生活禪學。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16897#detail

DSC07413

My primary aim for planting herbs is to get fresh harvest for cuisine.   However, as time goes by, I rarely do the cut as I treasure them too much.  One day, as recommended by others, I pruned the growing tips of the mint.  A few days later, I found that two side branches emerged and have been growing unexpectedly fast.  It reminds me of the following verse and further makes me understand the paradox of pruning – gain through loss.  

 

“The principles of gain through loss, of joy through sorrow, of getting by giving, of fulfillment by laying down, of life out of death is what the Bible teaches, and the people who have believed it enough to live it out in simple, humble, day-by-day practice are people who have found the gain, the joy, the getting, the fulfillment, the life.” ― Elisabeth Elliot

 

I am the true vine, and my Father is the vinedresser. Every branch in me that does not bear fruit he takes away, and every branch that does bear fruit he prunes, that it may bear more fruit. John 15:1-2